1. 卿媒体首页
  2. 资讯
  3. 观点

新京报:截访这门生意 该“团灭”了

1。截访这门生意,该“团灭”了

新京报:截访这门生意 该“团灭”了

▲死者陈裕咸生前照片。受访者供图

新京报今日刊发的调查报道《上访者陈裕咸之死》引发热议。据报道,63岁上访者陈裕咸首次上访期间,遭截访团伙殴打致死。截访团伙12名嫌疑人相继落网后,牵出死者陈裕咸所在上犹县信访局雇佣截访团伙遣送访民的事实。视频资料显示,事发当天,时任江西上犹县信访局长赖学文开价2.5万元,让牛力等团伙成员将陈裕咸送回上犹。

微评:在西站住宿拉客的女人兼职“通信员”,“汽车租赁公司”招牌下干截访的勾当、 “公司”掌握各地信访办官员电话、谈好价钱就“送访民回家”、1个月截访费高达80万元——“截访”产业链如此成熟,实在令人震惊——纵然我们明白,这门生意可能一直存在,但从角落被推上台面,还是让人不免有今夕何夕之感。此番若不是闹出了人命,或许牛力还在干着这份月入几十万的“工作”。可在这种非法的、黑社会化的截访团伙手中,出人命只是早晚问题、概率问题——对此,“雇主们”果真始料未及吗?

国家信访局曾屡次重申“禁止截访”,但个别地方政府依然屡踩红线、甚至不惜花钱找“黑保安”摆平,这不是建设法治政府的应有作为。

更值得深思的是,有地方官员还表示,政府雇佣牛力的公司将陈裕咸接回,是信访部门的职责所在。赖学文的岗位职责,决定了他会去做这件事。换成王学文、马学文,也有可能会做出这种事。

而我只想说,在个别地方政府部门、截访团伙的“联手”之下,被殴打致死是“陈裕咸”逃不出的宿命,换成了王裕咸、马裕咸,也躲不过这样的结局。

全面推进依法治国,不容有对上访者的非法打压,摆脱上访者个体的不幸命运,唯有让截访这门生意“团灭”。

2。教材错漏百出还不召回,留着“误人子弟”吗?

新京报:截访这门生意 该“团灭”了

▲图片来自视频截图。

据媒体报道,近日有网友爆料石家庄桥西区教育局主编的小学教材《我和诗词有个约》五年级上册出现多处错误,“勾起”写成“钩子”“藩镇”写成“潘振”“途经”写成“途径”等。桥西区教育局回应称,该书由区内骨干老师花费一年时间编写,出现错误属校对失误,因经费问题,召回重印不现实。

微评:“春蚕到死丝方尽,腊(蜡)炬成灰泪始干”、“欲把西湖比西子,浓妆淡抹(淡妆浓抹)总相宜”、唐代诗人常建被改名为“常建然”——不晓得孩子们和这些山寨诗人、变味古诗约会得怎么样了,会不会把“腊炬成灰泪始干”理解为腊肉没了很伤心,把“潘振割据”理解为这个姓潘的割了一块地。当地教育部门的回应倒是很“巧妙”——召回是不可能的,钱都花出去了,四万七千册啊,总得有个交代,这书可以就地变成“反面教材”嘛,让孩子们在“错误中学习”——可即便是个“纠错题集”,您也得给孩子们发正确答案啊。骨干教师、校对都改不了的错,让孩子们去改,这不是难为人吗?依我看,这错误百出的教材即便不召回,也该停止使用,就别当个宝贝似的,让孩子们供着了。无论如何狡辩,经费势必要打水漂了,这都是纳税人的钱,问责程序可不能再如此马虎了。

本站系本网编辑转载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!
[声明]本站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 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。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

联系我们

153-0546-6707 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guangrao@vip.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